口苗。comew

cherik世界中心。仙劍重紫。看圖嗎這邊請。
噗浪請走>
http://www.plurk.com/agatehands

【EC】作战指令:无效攻击 (27)

萌死了別救我,坑底太舒服我不會起來的

沉醉不起:

【今天,阿沉也致力于闪瞎单身狗】

 @口苗。comew 我更新了!【一脸自豪】



从前台悬梯冲往地下停机坪时,Erik被爆炸气流掀翻在地。他重重地撞在了甲板上,右脸颊被飞溅物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,几乎能看到里面的白牙,鲜血瞬间打湿了他的胸口。两个士兵围上来将Erik拖到门后,地狱火的士兵开枪追击,电子枪的激光束在金属墙上留下道道黑斑。

 

Erik神志清醒,他甚至感觉不到疼痛,肾上腺素让他激动,如同前往巴比伦的旅人看到了漂浮在天上的空中花园,希望就在前方!他甚至能够闻到Shaw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,多年的仇恨,日日夜夜独自咀嚼的孤独与伤痛,在这一刻,即将得到解脱。

 

士兵用粘合剂将伤口缝好,Erik推开了拿着麻药的手:“不用麻醉!三角型火力掩护,一分钟,炸开安全闸门!”敢死队员们掩护着Erik步步推进,他看了看表,距离他们进入地狱火主舰已经过去5分钟了,Azazel那边虽然坚称孤狼军可以继续坚持作战3个小时,实际上Erik根据经验计算,他们可能连40分钟都熬不过去,两支舰队的武器装备太过悬殊。Erik看了看手腕上的定位仪,上次去见Shaw的时候他偷偷的绘制了地狱火主舰内部的地图,按照指示,他们已经进入主舰第15层,也就是说里指挥室不远了。地狱火的士兵源源不断地涌了进来,敢死队员们开始出现死伤,Erik无法去救援自己的战士,他必须不断前进,直面最终的挑战。

 

他从怀中摸出引力机侧向定位仪,“Azazel,这里是Erik,回话!”通信器发出刺耳的电流音,等了一会儿Azazel的声音才传过来,“上校!”Erik命令道:“孤狼军后退半公里,引力机引擎发动,波段锁定6739,10秒后第一次攻击。”

 

“是!”Azazel坚定地回答道。

 

“保重!”Erik真诚地说。

 

“上校,我们等你。”Azazel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平静:“引力机启动,间谍卫星第一次热源回报,约有149颗陨石组成直径2.8公里的流星群正在急速靠拢。”

 

地狱火的主舰抖动起来,警报声变了声调,Erik按下引力机定位仪开关。他倒数着:“10、9、8、7、6。”

 

“流星群到达,5秒!上校!”通信器里Azazel喊道。

 

“5、4、3、2、1!卧倒!”Erik示意敢死队成员卧倒,主舰剧烈摇晃起来,爆炸声从顶上的隔离板外传来,一时间舱内电源全断,只剩下红色的警报器疯狂作响。

 

Erik得意地笑起来,他的作战计划成功了,剩下的就是亲手干掉Shaw这个狗娘养的恶魔。

 

一边吹着口哨,Erik一边朝地狱火的指挥室挺进,敢死队成员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,Erik在心里默默念着他们的名字,想着自己交代过要后勤记得每年给他们的家属赡养费,不知道能不能按时交到手里,不过Azazel一贯执行能力惊人,应该没有问题。思绪飘到Charles身上,Erik一瞬间分神想到Charles拿着Azazel给的赡养费时会是什么表情,或许他会明白自己始终是爱他的,发自灵魂的那种,然后他就会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没有选择余地的,他也许会没有那么怨自己。

 

会吗?Erik突然感到有些惴惴不安。他从怀里掏出飞行炸弹,一个甩出,紧闭的铁门炸开了一个洞。剩余的敢死队员们蜂拥而入,和地狱火的守卫交上了火。Erik在掩护下进入了指挥室外,他再度拿出了引力机定位仪:“Azazel,情况如何!”

 

“地狱火主舰倾斜,外围小型攻击舰艇几乎全军覆没。上校,我们可以跟着你们杀进来!”Azazel的声音在电流声中时断时续。

 

“蠢货,保持安全距离!呼叫联盟,让他们加入战斗!记住,带兄弟们回家!”Erik吼道,“我马上进入指挥室,准备发动第二次陨石攻击!”

 

“已联系上联盟军装甲团团长Logan上校。”Azazel回报道,“引力机引擎冷却中,还有30秒,Logan回复立即参战,引力机还有25秒。”

 

地狱火的士兵一直对敢死队藏身的角落进行火力压制,Erik有些焦躁地看着通道,他不能确定Shaw是否一定就在指挥室,他必须抓紧时间以防Shaw逃掉。Erik打开定位仪,上面显示引力机能量正在启动,“Azazel,第二次攻击准备!定位仪启动!”

 

“等等!”Azazel突然惊慌失措地喊道:“Logan说Charles上尉进入地狱火主舰了!”

 

Erik愣了一下,然后咬牙切齿地喊道:“你确定!”

 

“Logan给我看了上尉的影像截图,我操,真是他!”Azazel的声音听上去快哭了。

 

激光枪击碎了一处挡板,敢死队员一下就被激光枪打得粉碎。Erik在心里大声地祈祷着然后对着通信器吼道:“谁准他进来的!Azazel!听我命令!第二次攻击!定位仪启动,倒数10秒!”

 

“上校!上尉在!”Azazel大吼道。

 

“别他妈的废话!他是战士,他明白!”Erik不为所动地喊道:“10、9、8、7、6!”

 

“引力机启动,预计5秒后,开始!”Azazel怀着巨大的悲痛地喊道:“上校!上尉他来找你了!”

 

“5、4、3、2、1!趴下!”Erik吼道。这次剧烈抖动之后,没人能够再度站稳,舰身保护罩被彻底击破,在陨石和炮火的攻击下,地狱火主舰开始局部爆炸。

 

“冲!”Erik摸了一下脸上的伤口,那里不停地流着血,他带着仅存的敢死队员们趁着地狱火的士兵还没站稳,直接杀了进去。在爆炸和惨叫声中,Erik如同一只恶狼一样扑向自己的敌人,在通向死亡的道路上,Erik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他希望Charles跟在自己的身后,但那时不行的。

 

别死,别找我。Erik来不及流下眼泪,硝烟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,伤口已经完全裂开,从侧面能看到他的牙龈。指挥室的大门打开,几个高级军官仓皇地外逃,Erik和敢死队员截住了他们,双方激战中,Erik却始终没有看到Shaw的影子,只有一个全息投影器孤零零地挂在那里。

 

一个长久以来的疑问在一个假设下逐渐解开,Erik忍不住想要大笑,Shaw你自觉做得天衣无缝,可惜,你面对的是我,你毁掉了我,试图将我塑造成你想要的模样,这样带来的后果,就是我比这世上任何人都要理解你。还有什么比一个理解你的敌人能加恐怖的?你注定死于我手。

 

Erik打开热源探测器,丢下正在激战的双方,走了。

 

Charles在即将登陆地狱火主舰时被侦察机发现,经过一番追逐之后,侦察机发射的导弹最终还是击中了飞行器。Charles在导弹即将到达的前一秒,翻转飞行器,对准地狱火停机坪的一个安全通道口打开了舱门,逃生座椅将他弹射出,导弹击中飞行器,冲击波炸坏了Charles防护服上的减速器,Charles被气浪掀进通道内,重重地撞在了一辆陆行器上。

 

等Charles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几乎无法张开嘴呼吸,每次吸气都感到剧痛无比,就像有人捏住了他的肺一样。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从腰间拔出枪,警戒着退到角落里。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守卫,Charles看了看四周,只有警报器再响,他露出欣慰的一笑,Erik成功了,他应该是实施了一次陨石攻击。

 

打开通信器,Charles联系上Logan。“感谢上帝!你还活着!”Logan高兴地说,“Erik刚实施了第二次打击,现在地狱火的外围已经被我们扫干净了,我们正在朝主舰推进。”

 

“怪不得现在里面几乎没有守卫的士兵了。”Charles一边说一边费力地站起来,“能帮我接通Azazel吗?”

 

“好的。”Logan切换了频道,等了大约三秒,Azazel几乎是尖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charles!你还活着!谢天谢地!你还活着!”

 

Charles大笑起来:“是的!废话不多说了,Azazel,给我Erik的频率,我要和他通话。”阴影处似乎有人影晃动,Charles迅速蹲下射击,对方应声倒地。Charles检查了装备,忍住疼痛开始往里跑,耳机里只有沙沙的电流声,Charles不知道Erik是否愿意和自己说话,他可能会怪自己没有听从安排,他要是大发雷霆的话,Charles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顶嘴,唯一能做的大概只能讨好吧?哪有自己这么不识相的,人家千方百计要你活,你死皮赖脸地求死。

 

我既是一名优秀的战士,也是你忠诚的丈夫,Charles很想义正言辞地教训他一顿,但是心中弥漫的爱意让他忍不住想要得意地大笑。他喜欢Erik吊儿郎当抽烟的样子,也喜欢他傻乎乎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的样子,他希望每个清晨都能从他的臂弯中醒来,更渴望让自己成为他避风的港湾。

 

“Charles?”

 

通信器传来的声音让Charles微微一笑,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,即使身处战场,他也不再觉得恐惧,“你在哪儿?”

 

耳机里传来枪击和撞击声,Charles靠在舱门外一边探查前方的情况,一队地狱火的守卫朝着下层跑了过去。

 

“我已经到了中控室。Charles,听我话,快走。”Erik温柔地说,“我让你走,你偏回来,你这不是要气死我吗?”

 

“傻瓜,我说过我要和你并肩作战,你这样一把推开战友,太不够义气了。”Charles笑道,“怎么说我俩也是睡一床的关系,死也死一起嘛!要不然我莫名其妙结婚,又莫名其妙守寡,都没地方说理去。”

 

“我真的会死。”

 

“我陪你。”

 

Charles与守着电梯的士兵交火,他躲闪慢了一步,右小腿被激光扫到,他捂着伤口滚地,抬手击中敌人,Charles从包里摸出绷带为自己缠上,鲜血瞬间浸湿了绷带,Charles看着流血的速度,心说也许是伤着血管了,试着动了一下脚趾,还好关节都还能控制,没伤着神经。

 

“你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?”Erik着急地大喊。

 

“没事,我没事。我已经上电梯了。你在几楼?”Charles咬着牙回答。

 

“Charles,别下来,你在我会分心的。”Erik恳求道:“我不能看着你死。”

 

Charles笑着骂道:“死你个头,老子是来带你回家的!Erik,你最好祈祷,因为有好多事情你欠我的,我准备让你跪在床边上,什么时候我满意了,什么时候你才能上床。”

 

“Charles!不准来!”耳机里Erik的怒吼声甚至盖过了交火的枪声。

 

“我爱你,等着我。”说完Charles按下电梯按钮。看着舱门缝隙透出的闪耀的光线,在时不时的爆炸震动中,Charles觉得心跳加快,腿上的伤口不断冒出鲜血。他擦了一下脸上的冷汗,从怀里掏出Magda留给自己的引力机备用定位仪,他输入密码激活,然后开始锁定Erik的具体位置。

 

屏幕上显示,Erik正在朝着主舰中心移动,自己离他垂直距离大概有400米。

 

“等等我,该死,老混蛋你等等我。”Charles喘着气握紧了手里的枪。


评论
热度(89)